磁州窑考古研究的主题分类_磁州窑

一、关于磁州窑的定义
要谈磁州窑的考古发现与研究,首先要厘清磁州窑的内涵和外延。磁州窑作为一个概念有狭义和广义之分。狭义的磁州窑是指古瓷州境内的窑场,有两个中心,一是在滏阳河流域以彭城镇为中心,一是在漳河流域以观台镇为中心,包括了观台、冶子、东艾口、申家庄、观兵台、南莲花、荣华寨等窑场。广义的磁州窑是一个窑系或者大而化之的说是一种艺术风格的概念。陈万里将这个概念下的器物称为“宋代北方民间瓷器”,从中可窥见磁州窑类型的产品生产之广。本文所讨论的磁州窑主要还是指的狭义的概念。
二、对于磁州窑研究主题的分类
笔者根据掌握的磁州窑的相关资料,将除去遗址调查及发掘报告的磁州窑的相关研究分为以下七类:
(一)综述及历史研究。代表性的研究成果为秦大树发表在《文物春秋》1997年增刊的《简论观台窑的兴衰史》,将观台窑的烧制过程分为初创期、发展期、繁荣期和衰亡期四大阶段来介绍观台窑的发展、变化。综述类的研究随着考古资料的不断丰富而不断充实完善,因此在1958年对观台窑址的发掘之前,是没有足够的资料展开此类研究的,二十世纪八十年代以后此类研究逐渐增多,并且出现了分朝代的更加细致的综合研究。
(二)特定器型研究。此类研究中最多的便是对瓷枕的研究,研究的方向包括馆藏瓷枕的介绍;瓷枕的造型与装饰艺术概论;其上的诗词及书法、绘画;“张家”造枕等。此外磁州窑的瓶类器物如梅瓶也是一个研究的焦点,主要探讨的问题有瓶类的分型分式、器型演变、装饰手法及胎釉、功能作用等。但也应看到一个问题,那就是关于瓷枕的研究虽多,但大都停留在表面,对瓷枕的烧制工艺及地点、分销路径还应有更加细致的研究。
(三)装饰品种研究。分为对釉色和对具体装饰手法的研究。主要的研究成果集中在对白釉剔花、白地黑花、红绿彩、黑褐色彩瓷、彩绘牡丹纹、翠蓝釉等装饰手法的研究上。此方面的研究已较为成熟,但还需科技考古手段的介入使之更加深入。
(四)艺术鉴赏及文化现象研究。包括了对磁州窑器物上的书法、绘画、诗词等方面的鉴赏研究及磁州窑相关的民间文化现象研究。这方面的研究更多的和文学史、艺术史及民俗学联系在一起,极大的拓宽了磁州窑的研究范围。
(五)科技分析研究。代表是李虎侯对磁州窑古瓷中微量元素的中子活化分析。[1]研究目的为整理出瓷片标本微量元素含量变化的规律,并通过这些规律来寻找器物的地方特征和时代特征。值得注意的是,相对于传统的地层学和类型学研究方法,科技分析虽有其不可比拟的优越性,但又由于精确操作的严格要求往往难以达到而存在着较为严重的误差问题,有待后来人解决。
(六)关于相关学术定义的研究。相关的研究包括对“窑系”这一概念的批判性研究以及对磁州窑民窑特色的研究。此类研究建立在前述研究的基础之上,更近一步对磁州窑做出了诠释。
(七)与其他瓷窑的关系研究。通过对古代瓷窑的发掘和研究,我们发现各地窑场的产品种类随着时代的变化而变化,尤其是入宋以来,商品经济的发展极大地刺激了生产,同时各个窑场之间的交流频繁,相互模仿的情况尤为多见。这样的情况,为我们区分不同窑场的产品造成了一定的困难。因此,研究磁州窑与其他窑场的关系是十分必要的。目前的研究成果主要集中在磁州窑与定窑,磁州窑与当阳峪窑的关系上;当然,与其他窑场如淄博磁村古窑、鲁山段店窑、江西吉州窑等瓷窑的关系也有涉及。
三、不同时期对磁州窑的研究
秦大树将对磁州窑的记载和研究分为明代初年到二十世纪初;二十世纪初到五十年代末期;五十年代末期以后三个阶段。[2]笔者认为根据二十世纪五十年代以来的研究状况,还可以细分为五十年代末至八十年代末;八十年代末至今。其中以1987年北京大学考古系与河北省文物研究所联合对磁州观台窑址的发掘为标志划分,此后磁州窑的研究成果不但数量上大大增加,而且涉及面更广,并有向纵深方向发展的趋势。至于分期的原因,多是新遗址的发现和考古调查发掘工作的开展。关于磁州窑的最早的记载出现在明代人曹昭所撰的《格古要论》中,关于其中“素者价高于定器”不同的版本有着截然不同的记载。宋已大量生产的瓷窑待到明代才有记载,可知在当时磁州窑是不为知识分子重视的,由此也体现了磁州窑的民窑特色。“对磁州窑的重新认识和对其研究热潮的兴起发端于本世纪初宋代钜鹿古城的发现。大批宋代文物的出土引起了人们寻找这些瓷器窑口的热情。”[3]出版了李详耆、张厚璜辑的《钜鹿宋器丛录》。此期国内学者主要是针对钜鹿遗址出土的个别器物做描述性的工作,并没有深入的研究。考古工作也仅为对个别窑址的报道及调查,如二十世纪三十年代叶麟趾根据传闻报导的东艾口窑和1951年陈万里调查发现的观台窑。由于此期资料稀少就谈不上对磁州窑的全面认识,更逞论对磁州窑风貌特征的把握,但突出的一点是赫勃逊等学者“磁州窑型”概念的提出。
二十世纪五十年代末,推动磁州窑研究的标志性事件便是1958年河北省文物工作队配合引漳灌溉工程对观台窑址进行的小规模发掘并发表了简报。相关的考古工作还有1960-61年河北省文物工作队对观台窑遗址的大规模发掘及1964年故宫博物院李辉柄以邯郸市观台镇、东艾口村及磁县南部的冶子村为重点的调查。此期关于磁州窑的研究,首先在数量上就较前一期大量增加,学者们以实地发掘资料和较为详细的调查资料为基础,对磁州窑的产品种类、器型、釉色及装饰手法、艺术特色等进行了研究,对磁州窑诸窑的自身特色、烧造历史及与周边瓷窑的关系等也做出探讨。国外学者中长谷部乐尔的成就较为突出,他着有第一部研究磁州窑的专着《宋代的磁州窑》。此期,磁州窑的面貌基本清晰,已有较为成熟的综合性论述。但所做田野工作还不够细致,还有待后来的正式发掘来揭示。